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The requested URL was not found on this server.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Please report this message and include the following information to us.
Thank you very much!

URL: http://home.ijjnews.com/system/2017/03/23/010990949.shtml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7/11/20 23:06:12

Powered by Tengine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The requested URL was not found on this server.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Please report this message and include the following information to us.
Thank you very much!

URL: http://home.ijjnews.com/system/2017/03/23/010990949.shtml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7/11/20 23:06:12

Powered by Tengine
您当前的位置 : 晋江新闻网  >  家居频道  >  家装资讯
建筑工人收入碾压“白领”:贴瓷砖年入20万
www.ijjnews.com     来源:央视新闻     2017-03-23 17:12      我来说两句
  

  就在3月15日,人社部召开会议,要求贯彻落实《技工教育"十三五"规划》。此前,就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曾发言指出,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则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如何补齐高素质技能人才队伍的短板呢?

  今天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将走进建筑行业认识两位金蓝领,一起去看看他们的故事。

  从懵懂无知到管理上亿元设备这个农家子弟有自己的一套绝活

  2017年3月13日,在武汉市王家墩中央商务区的武汉中心,438米高的塔顶上,中建三局武汉中心项目大型设备机组长徐彬正领着工友们对重达126吨的ZSL380塔吊进行拆除。加上塔吊本身的高度,徐彬和工友们所处的平台接近500米高,但他神情自若,一如往常,平静地指挥着大家有条不紊地施工。站在平台上俯瞰武汉市区,美景尽收眼底。

  武汉中心高达438米,共88层,建设斥资超过了10亿元,2009年9月开建,刷新了我国华中地区第一高的新纪录。

  中建三局武汉中心项目经理邓伟华:我们所在这个城市的名字赋予了这座大楼,它叫武汉中心,它在整个施工的技术上来讲,引领了我们在华中地区今后这样一批的超过400米的超高层建筑。

  拆除最后一座重型塔吊意味着武汉中心的建设进入最后的封顶和收尾阶段。而在如此高的地方施工作业凭借得不光是胆量,还需要具有相当丰富的施工经验,徐彬正是武汉中心这个项目的大型设备机组组长。

  此时,他正在指挥另一部小一点的120型号塔吊对脚下的380塔吊进行配重拆除工作,这也是拆除过程的第一步,事关重要。随着钢缆的不断绷紧,十几吨的配重部件撞击在380塔吊的尾端,整个塔吊产生了剧烈的晃动。徐彬检查了一下,下令全速起吊。

  中建三局武汉中心项目大型设备机组长徐彬:我们一定要在这个落沟之前,在司机能看到的位置,稳好稳钩,千万不要摆动,一摆动玻璃就完了,一块玻璃就是1万多块钱。

  今年44岁的徐彬,可以说是整个中建三局里大型设备使用和操作的行家里手,他参与建设过的百米级高楼已经数不胜数,经他之手拆装的高空塔吊也不下百部。开了二十多年的塔吊,徐彬不仅操作技术一流,还擅长设备的维修和安拆。

  徐彬徒弟王旺:有人开塔吊开得快,高的话到处晃不稳,开得稳一点效率又很低,我师傅开得是又快又稳,效率提高了很多。

  但今天与以往不同,拆除这台巨型ZSL380型塔吊的方式是,折叠拆除吊臂的第四五六节后最前端利用自身卷扬机的动力下降至地面,再借助一旁的小型塔吊拆除主体,这其中需要克服风力、天气等诸多困难因素,并且全部过程要在500米的高空进行。难度系数和风险系数都大大提高。

  徐彬:我们塔灌整个呈45度的斜坡,所以说,我们不能把东西放在斜坡上面,只能被迫采取第二个。第二个的办法就是空中解体,空中解体,也是非常难。再一个,以小塔吊拆大塔吊。加起来是最棘手,最难拆的塔吊。一旦操作不当126吨重的塔吊失去平衡从近500米的高度砸向地面,后果将不堪设想。但是在徐彬冷静的指挥下,一块接一块的配重最终都被平稳地放至了地面。

  这个不足5平米的平台是工友们在500米高空的唯一落脚处,供人行走的是一条不足30公分宽的铁网栈道,脚下有500米高的离地落差,工友们需要步行30米到达中心区域对吊臂的第四五六节的进行拆除,生命安全就靠身上这根保险绳,因此每到一处都要小心地先把安全钩固定好。

  徐彬:那个绳子呢,那个绳子把它收掉啊。这么高的房子,又是什么平台都没有。放眼望去下面都是空的。心里肯定有点犯怵。

  随着工人手中铁锤的不断敲击,吊臂的连接销被一一去除。

  徐彬:要慢一点,最慢速度下。

  配合另一部120塔吊,50米长的吊臂从中间开始向下弯折,看似简单的动作在这个庞然大物身上却花费了半个小时。

  徐彬:做一个定滑轮,做一个支撑点,用我们塔吊自身的动力系统,把它放下去。

  徐彬手拿报话机指挥着大家的一举一动,此时王旺和另一名工友向已经垂直到90度的吊臂爬去,一个失足就会带来致命的后果。徐彬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徐彬:还是担心,肯定担心,这个安全系数还是,风险系数还是有的。虽然我们做了技术上的处理,但是还是有一点人的风险。因为我们这个房子太高了,地面可能无风,到上面可能到了八级、九级、十级都有,这种天气不可估量。

  每次盯着徒弟们走钢丝式地悬空作业,徐彬都会想起当年自己第一次爬上塔吊的景象。

  徐彬:我第一次上塔吊的时候,塔吊还不高,当时只有二三十米高,慢慢爬,爬的时候两个腿发抖,两个腿直抖。

  徐彬出身湖北麻城农家,1993年,中建三局在麻城开展扶贫招工,他被应招进入了建筑行业。那年他只有18岁,没有一技之长,可以说在这之前,他从来还没想过自己能脱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去外面闯天下。

  徐彬:我那个时候就是想,我如果要能走出那个小镇我就满足了,如果到县里面找点杂活干一下我就知足了。

  经过两年的培训徐彬成为了一名专业塔吊司机,目睹了繁华喧闹的都市生活,徐彬对生活和想法也发生了变化。

  徐彬:到武汉以后,进入工地干我就想,这就是我一辈子要奋斗的目标,一定要留在城里面好好的干一番。

  虽然来自于农民工群体,文化程度也不高,但徐彬并没有仅限于干好手里的活儿,在工友们休息的时候,他开始学习机械知识,文化知识为下一步做好准备。

  徐彬:我在那看书他们说,你学这个有什么用,你把操作学会了就行了,那个时候我就埋头学习,他们就觉得这个人是不是有点那个,当时别人还是不理解。

  从硬着头皮第一次爬塔吊,慢慢克服心理障碍,到可以轻松地欣赏窗外风景。随着城市的长高,徐彬驾驶的塔吊也从几十米上升到100米、200米甚至300米,在塔吊上,他见证着城市的发展,而他自己,同样也在快速成长中。

  这些年,虽然一直跟着建设工地四处奔波,看上去和最普通的农民工没有什么区别,但徐彬不仅拿下了大专学历,还通过了难度较高的注册安全工程师考试。建筑工程中使用的大型设备的维修、电路、操作、安装,他都样样精通。

  2013年,在一次湖北襄阳汉江三桥的建设施工中,北岸的桥梁塔吊突然出现故障,吊钩上重达2吨的钢筋悬在200多米的高空无法动弹,徐彬没到现场就把问题解决了。

  徐彬:当时估计有三四千根线,一根线可能控制好多好多个点,当时我就怀疑有三个点的问题,我让他把三个点一查,刚好在第一个点上他就找到了问题了,把手一摸,线一拉,脱了,就是这个问题解决了这个问题。

  那一次的"电话问诊",在中建三局里成了众口相传的佳话,徐彬成了名副其实的"设备专家",这些年,他被调往各地参与中建三局的超级工程建设,无论是武汉天河机场T3航站楼、还是国内的第二高楼天津117大厦都留下了徐彬的身影,如今他更是管理着价值上亿的建筑机械设备。

  中建三局武汉中心项目经理邓伟华:我们三局现在每年这个招收的大学毕业生4000个,"985、211"的,但是对于这样有实际经验的老同志。可能整个的这个,像他这样子有经验的同志,那是相对于这个新增大学毕业生来讲的话那是少得很多的。

  徐彬先后获得了"湖北省十大杰出农民工"、"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但即使再多荣誉加身,在妻子眼里,从事高危工作的丈夫每天都能平安回家仍然是全家人唯一的祈愿。

  徐彬妻子:看到下面那么高,什么都没有就是这样的那怎么不担心肯定天天担心的,心里想每次你的安全带都系好了他就说知道知道。要是中午吃饭的点没回,我一般打电话都问一下他。

  从3月13日开始,经过5天的奋战,拆除塔吊的工作终于接近了尾声,工人爬到380塔吊的最顶端解开缆绳,吊臂最前端的第一二三节也被陆续拆下。卷扬机开足了马力,徐彬的徒弟王旺在地面等待着最后一吊的安全落地。

  徐彬:全部拆完,漂亮。

  伴随着zsl380型塔吊的高空拆除工作顺利完成,武汉中心距离封顶竣工的日期又近了一步,而徐彬的履历上也将再次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徐彬:有时在车里往下看,这个房子就是我盖的,这个时候我觉得心里特别的舒服,虽然我们来的时候都是一片荒凉,但在走的时候,留下的都是繁华。

  中建三局总经理易文权:国家在扶贫攻坚,我们作为国有企业,理应更加积极地参与到其中来,为更多的农民工提供舞台。仅仅在国内有他们的舞台,有在海外,也同样有他们的舞台,我们希望是在国外也是,中国师傅带当地的工人战斗。

  80后泥瓦匠变身"镶贴大师"年薪20万

  建筑行业是一个农民工集中的行业,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由于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大部分建筑工人都是从事低端体力劳动。但是,随着城市高楼一起长高的徐彬,却从农民工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技术专家"。武汉市镶贴工陶猛他的成长历程,给了我们颇多启迪与思考。他从一名80后农民工泥瓦匠变身"镶贴大师"。

  武汉市镶贴工陶猛:砂浆的配比,然后这个水泥和砂的比例呢,一般按照1:3的比例就行了。打磨的时候要检查一下机器,刀片是否牢固。

  在武汉市的一处家装施工现场,一家装饰公司正在录制一部地砖镶贴技术视频,用于培训公司内部的镶贴工人。随着客户对于家居装潢要求的不断提高,艺术、设计等元素被更广泛的应用,考验着家装行业里泥瓦匠们的手艺。

  武汉某装饰公司工作人员刘雯:像陶师傅这一块的话,他根据自己10多年来的这样的一个施工经验,总结出了很多行之有效的铺贴的方法,所以我们要把这样的一个方法,更多的传授给一些新的经验不那么丰富的工人。

  陶猛,80后农民工,年纪虽不大,却是武汉市镶贴技术的大咖,2006年起他先后获得过"全国建筑装饰业技术能手"、"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章"等5项省市乃至国家级荣誉,2011年更是被评为"湖北省首席技能大师"称号。经他手贴出的瓷砖,不仅间距误差最低,而且无论多么复杂的造型,他都能应对自如,在公司里人称"陶大师"。

  刘雯:像有的现在家里面很流行,在玄关那里铺贴拼花的砖都是弧形的一个图案,它不是说像我们平常看到这种瓷砖,它都是方方正正的,它都比较好铺贴一些,如果说都是异行,它整个拼起来的话,难度可能就会更高一些。

  镶贴看上去简单,把每一块砖铺平即可,但其实细节的把握至关重要。陶猛手里的橡胶锤,每一次敲击的力度都有考究。

  陶猛:一头打下去的话,你打另一头它会起来,就会造成空鼓的现象,要很均匀地打下去。

  不一会,陶猛就把边角造型需要的每一块砖测量切割好,调配好的水泥均匀地涂抹在瓷砖背面。从一个普通的80后农民工到如今装修行业里的镶贴大师,陶猛用了二十年。16岁时,因为母亲生病,家里钱花光了还欠了很多债,陶猛不得不面对无情又残酷的现实。

  陶猛:那时候在我们整个镇来说,还是在前三名吧,那时候成绩其蛮好的,家里我记得墙上的奖状贴满了,不管了怎么样,先把自己肚子要填饱是吧。

  就这样,尚未成年的陶猛跟着老乡来到了武汉,干起了装修。

  陶猛:之前从来没出过门,有时候干活一天下来根本身上就是说,浑身酸疼特别想家,恨不得就是马上回去。

  陶猛看上去比同龄人要苍老不少,用他的话说,脸上的皱纹代表了曾经吃过的苦。在装修行业里,木工、电工、镶贴工都属于收入较高的职业,要想保住饭碗不被淘汰,就得比别人更细致更认真。

  陶猛:你就是搞了越好,你的口碑越好,你的客户肯定是越多,你做的东西口碑就好了,那个相当于你赚的钱就比别人多。

  有一次客户要求非常严格,瓷砖的原材料尺寸又不合适,为了达到图案花型的美观,陶猛计算了屋内面积和砖体的规格,愣是把上百块瓷砖全部重新加工一遍,最终的效果出乎大家意料。

  陶猛:就是有点爱钻牛角尖,干一行就非得把这个事情干好,就有这个劲。

  为了达到更好的施工效果,今天陶猛头戴公司最新引进的VR设备,在虚拟施工现场和工程经理进行讨论,他说自己虽然是农民工出身,干的也是力气活,但依然需要与时俱进。

  陶猛:戴着挺不适应的,戴着头晕,但是没办法,还得继续学习,慢慢提高。

  另一边,室内设计师张华刚刚设计出了一张令客户满意的效果图,新派欧式风格看上去非常华贵,但地面大部分采用了拼接的大理石花纹砖体,复杂程度非同一般。在公司里,这样的难活,必须"陶大师"亲自出马。

  武汉市某装饰公司工程主管蔡贤峰:类似于陶猛这样在技术上比较拔尖的工人,是比较重视的。一个是我们对于我们的重点项目,我们肯定手头上要拿得出来比较优质的施工队伍,对吧,这是肯定的,这是第一。

  如今,陶猛已经从一名泥瓦匠变成了重点项目施工队长。从水泥调配、材料干湿度把握,到尺寸计算、造型设计,他都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标准,目前也作为最高标准在全公司推广使用。

  蔡贤峰:耐得住寂寞、吃得了苦,你在人群中,你才能变成锥子,才能够冒尖,才能够被公司所发掘,这是肯定的。

  尤其在2011年,陶猛荣获了"湖北省首席技能大师"的称号后,"镶贴大师"的名号叫得更响了,有很多客户钦点他的施工队干活,为了保证工程质量,他最多只接七八个项目。如今他每天都要这样开着车奔波于武汉的各个工地。

  陶猛:我要检查他们每天做的事是不是按照标准程序做的,质量是不是达标,都要检查,包括安全部分,卫生部分,产品保护这些之类的,都要管,什么都要管。

  作为重点项目施工队长,陶猛的年薪已经将近20万元,他再也不用为填饱肚子而发愁了,眼下,他有一个大计划,今年他要在武汉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接妻子孩子过来,自己亲自动手装修。

  陶猛:帮别人装了这么多好看的漂亮的房子,真正到了那一天,自己有房子,装好了,住进去,那肯定感觉不一样,自己往那一坐,这一块是我自己贴的,可以想象一下当时那个过程,感觉挺有意思的。

  半小时观察:

  今天我们认识的两位主角,一个70后,一个80后,他们都是十几岁就进城务工,但他们从未被身体的劳累和痛苦泯灭心中梦想,最终都从普通的农民工,一步步成长为技术能手,无数荣耀和嘉奖于一身。2015年我国农民工总量超过2.7亿人,超过了欧洲劳动力的总和。

  当下,我国正处于经济增长的换挡期,如何让农民工从过去数量上的增加变为素质上的提升。不仅是农民工个人需要努力奋斗的事,同时更需要国家、企业加大培训力度,提高农民工的素质。有专家曾预测,如果2020年之前,我国70%的农民工能通过培训转变为普通技工,那么我国就将成功实现从人力资源优势向人力资本优势的转变。

  (央视财经频道)

标签:建筑工人|贴瓷砖
责任编辑:陈子汉陈子汉

【已有位网友发表了看法】打印收藏此页关闭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你至少需要输入 5 个字    昵称: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The requested URL was not found on this server.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Please report this message and include the following information to us.
Thank you very much!

URL: http://home.ijjnews.com/system/2017/03/23/010990949.shtml
Server: localhost.localdomain
Date: 2017/11/20 23:06:12

Powered by Tengine